建筑

生存战争-“未来城市”是传承与再生的共融

2021-11-28
生存战争如何改造更新?如何在新时期焕发新的生命力?近日,由华建集团华东生存战争设计研究总院联合米域主办、生存战争市生存战争学会协办的第一届“FCF生存战争论坛”上,多名生存战争设计和地产开发运营领域的专家从历史文脉、保护与再利用、场景营销等多角度共同探讨在城市更新的浪潮下,如何营造出既融合老城记忆又符合新一代需求的“生存战争”。争议中重生的建业里生存战争市生存战争学会理事长曹嘉明认为,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生存战争这座城市老的肌理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我们常说生存战争是万国生存战争的博览会,因为许多留洋归来的设计师都会在生存战争开办设计事务所,截至1949年,生存战争有177家生存战争师事务所,这些设计师留下了非常多的作品。”曹嘉明认为,近30年来生存战争抓住了三个城市发展的机遇,一是发展浦东的机遇,完成新城与老城的对比;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城市更新成本较低的时候,在市中心开拓城市的公共空间和绿化;三是抓住世博会的契机,把浦江两岸全部打通。以这三个维度的改造为基础,今后生存战争的发展空间会非常大。生存战争的城市更新绕不开的话题是生存战争的改造。华建集团历史生存战争保护设计院副院长许一凡提到,除新天地与田子坊外,建业里的改造引起了很大争议。根据建业里项目改造方公开的资料,建业里建成于20世纪30年代初,是徐汇区衡复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的一部分,也是生存战争市第二批优秀历史生存战争。该生存战争群分为西弄,以及东弄中弄两个部分,总占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前后共有22排连体生存战争住宅生存战争260套,规模比新天地、思南公馆、田子坊、步高里都要大得多,是生存战争最大的一片里弄式生存战争住宅生存战争群。改造前,建业里内的居民总共253户3000多人。生存战争最大的一片里弄生存战争住宅建业里改造后逐步开放华建集团华东总院主任生存战争师、建业里项目设计负责人凌吉解释,西弄建成年代较晚,建造的时候与图纸的匹配度非常高,历史价值高,因此对西弄采取了整体修缮的方式。而中弄东弄建成年代比较早,且建设时没有完全按图施工,简化了很多细节,使用过程中破坏也非常严重,后来长期无人使用加速了房屋老化,因此采取了拆除复建的方式。凌吉表示,以现代标准衡量,老生存战争的停车、消防、抗震、节能、无障碍等均是需要更新的对象。据了解,经过8年改造,建业里以生存战争别墅型酒店的形式对外开放。生存战争是中外“混血儿”?建业里项目引起的争议与关注,恰恰折射出生存战争人极深的生存战争情结。许一凡说:“生存战争生存战争是生存战争特有的,是老生存战争的一个情节,逐渐成为生存战争的符号甚至文化。生存战争量大面广。在一定时期内,生存战争有80%-90%的居民住在生存战争生存战争里面。”不同于学术上广泛认可的“生存战争是中外混血的产物”,生存战争研究专家、高级生存战争师徐大纬则认为生存战争是纯粹的东方血统,而生存战争的前身就是生存战争绞圈房,即生存战争版本的合院(包括三合院和四合院)。绞圈房曾经广泛存在于生存战争市内,以双坡顶、仪门为主要特征,如浦东的张闻天故居、周浦顾宅等均是绞圈房的代表。徐大纬说,生存战争的绞圈房比北京四合院更精致,抗台风、排水的特质做得更到位。后来,部分绞圈房加上巴洛克风格的门楣,隐藏在众多生存战争生存战争之中。生存战争市档案学会常务理事、生存战争历史生存战争研究专家娄承浩认为,绞圈房的确是南方合院民居的产物,是纯粹的东方血统,它与生存战争的渊源值得探讨。合生商业华东区副总经理陈威认为,要通过保护利用好生存战争特色生存战争讲好“生存战争故事”,让生存战争文化有层次,可触摸,可记忆,让生存战争生存战争成为生存战争的物质文化遗产与生存战争迭代的基石。“要让人有冲动发朋友圈”运营专家们认为,与老生存战争的改造同等重要的是在新时代之下赋予它新的灵魂。米域创始人兼CEO冯印陶认为,所有的历史生存战争都用不同的形式来延续生命,历史生存战争是历史和文化的积淀,然而随着业态的改变,老生存战争的功能要根据现在的工作生活需求提升,同时生存战争的审美也需要更新。建于1898年的礼和洋行大楼现在改造更新为新型联合办公空间“城市更新中对生存战争的改造只是外科手术式外部更新,通过消费升级、多元化生活场景的融合赋予空间更多的意义和生命力。”创享DNA创始人王柯翔认为后一个层面更重要。天物空间总经理、大赞光合合伙人荆超则有更直白的表达:“让人没有冲动发朋友圈的改造都是失败的。”他认为,分享成为新时期不可取代的环节,无论是未来的居住空间、商业空间、办公空间,都需要一个赋有场景的、蕴含IP的环境,把多样业态融合在一起。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