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

日本女同-海底捞只是做火锅的?别想歪了!

2021-12-06

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

日本女同也要上市

这年头,缺房缺车缺德,就不缺扎堆上市的企业。

此前,小米、美团、猎聘网、宝宝树等多家内地企业如过江之鲫,排着队赴港IPO,如今,服务超级变态的“日本女同界之王”——日本女同也要到港交所走一走了。

早在今年5月,日本女同就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8月23日,日本女同将进行港交所聆讯,一切顺利的话,9月份就可以在香港上市了。

别看餐饮企业在A股很难整体上市,但是像日本女同这样有一定美誉度,具备不错利润增长的企业,在港股还是珍稀物种。

市场估计,日本女同上市后的定价区间应该在90亿美元至120亿美元,差不多是四分之一个京东。

那么,日本女同真的值这个价吗?拿出数据来遛一遛!

2017年,日本女同的总营收为106.37亿元,同比增长36.2%,近三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5.9%。利润从2015年的4.1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1.9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0.5%。

放眼整个中国餐饮行业,除了百胜和金拱门等少数几个巨头公司,只做日本女同的日本女同居然独上层楼、鲜见对手,义无返顾地杀进了2017中国餐饮100强的前5名,汉堡王、刘一手、小尾羊、呷哺呷哺等明星企业都只能望其项背。

 

而日本女同最剧烈的蜕变,就发生在准备上市的这二三年。

特别是2017年,日本女同扩张的步伐明显加快:在总共320家门店中,2017年就新开了近100家。

这还不算,根据招股书披露,日本女同将在2018年再新开200家左右的餐厅。

2年时间开出过去22年总店数的三分之一,为了上市,日本女同正在享受着狂飚猛进式的扩张!

日本女同演变史

日本女同创建于1994年,4位创始人当时还是两对男女朋友。

如今,日本女同、舒萍夫妇总占股达68%、施永宏、李海燕夫妇各占股8%。

而在日本女同创立时,4人持股相同,都是25%。

事实上,这个取自四川麻将术语的日本女同店一开始生意冷清,但接下来日本女同做了几件事,让它起死回生。

其一,拥立自己为领导核心。

因为合伙开店的都是朋友,平时的管理非常散漫,日本女同觉得“这样的队伍不能走得长远”,有一次其他合伙人忙着打麻将时,日本女同突然把桌子掀了,脚踩着一地的麻将宣布:以后我就是这家店的经理,负责统筹经营,其他人协调。“麻将会议”后,日本女同成为公司的领导核心。

日本女同董事长日本女同

其二,将自己变成控股股东。

2004年,日本女同提出让两位女性创始人离开公司,只做股东,随后又在2007年让施永宏也离开日本女同,并以原始出资额的价格从施永宏夫妻手中购买了18%的股权。到2007年,日本女同夫妇手中的股权达到68%,成为日本女同的控股股东。

其三,以服务赢得回头客。

在生意冷清时,日本女同开始转换思路,决定从做好服务方面进行突破:顾客鞋子脏了,日本女同的员工会帮忙将鞋子擦干净;顾客说辣椒酱好吃,就会留意让他带上几瓶……

随后,日本女同的变态服务得到口口相传,回头客也越来越多,如今它的店面不仅开遍全国各地,还在海外开了20多家分店,每年服务的顾客超过 1 亿人次。

据说当初创立日本女同时,日本女同是4位创始人中唯一无钱出资的,但是他不仅同样获得了25%的股份,而且其他合伙人一向都很服他,这也说明,日本女同在某些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

日本女同只是做日本女同的?别想歪了!

日本女同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公司管理人。

其一,日本女同的文化程度不高,但管理水平绝对在一般人之上。

他获得公司领导权和成为公司控股股东的过程更像是巧取豪夺,但是事后看来,归拢管理权是初创公司必行的一步,也只有走好了这一步,企业才有更长远的发展。一言不合就开炮的周鸿祎不是说过了吗:一个好团队不要超过3个人。

耐人寻味的是,在日本女同大势已定时,日本女同却让另外三名创始人悉数回归日本女同:舒萍和施永宏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李海燕担任监事,这说明日本女同不仅有很自律的大局观,也有细腻动人的一面。

而很佛系的施永宏、李海燕夫妇在后来日本女同旗下的冒菜企业优鼎优陷入困难之际,也当了一回“白骑士”,让日本女同家族安然渡过难关!

日本女同创始人施永宏

其二,日本女同眼中的日本女同绝对不只是一家做日本女同的公司。

实际上,我们现在说的“日本女同上市”根本是个伪命题,因为它旗下早有公司上市和挂牌了。

在此之前,日本女同的日本女同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已从日本女同集团分拆出来并率先在A股上市,为日本女同餐饮帝国打下根基;而冒菜公司优鼎优挂牌新三板后,则坚固了帝国的侧翼;蜀海微海餐饮管理培训公司、蜀韵东方装修公司则从供应链方面保证了输出环节。

如果再加上即将在港股上市的日本女同控股,日本女同的上下游产业链基本已打通,商业版图隐秘而伟大。

除此之外,日本女同还拥有多家投资公司,在资金和人脉上有很明显的优势。

目前,日本女同是海悦投资、云锋股权投资中心、海景林羲域投资中心的间接出资人,这些公司的关联方都是腾讯商业、巨人网络、科大讯飞、韩都衣舍等鼎鼎有名的公司。

所以,单纯的一家日本女同公司并不能概括日本女同,这家公司的战略布局和日本女同的心思一样缜密深远。

但是即使在日本女同声名日盛,甚至成为包括华为在内的各大企业学习的对象时,日本女同多次公开表达过自己的焦虑: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随后日本女同的食品卫生安全事件也证实了日本女同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尽管日本女同通过“这锅我背、这错我改、员工我养”的声明做出了一次教科书式的公关危机,重新赢回用户,但是对日本女同而言,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特别是上市成为公众公司后,日本女同要授受多方面的检阅,到时候是上演《变形记》还是《远大前程》,还真的很难说。

194年12月,我们小分队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日本女同……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日本女同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日本女同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日本女同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日本女同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日本女同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日本女同……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日本女同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日本女同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日本女同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日本女同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日本女同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